您的位置:順豐收費內地 >> 電子競技

DOTA2 常見的賽季中期踢人問題 現在好點了嗎?

2021-03-10 11:11:01文章來源:遊久論壇

{{userName}}lv{{userLevel}}

評論

評論

收藏

收藏
關注遊久電競
關注遊久網

  新的DPC賽事的總規則中包含了陣容變動的截止日期。有關這一段的規則是最長的,也是最難理解的。因為在這一段對於整個Dota賽場十分關鍵的文字裏,並未以明確的日期規定移除選手和簽下新隊員的時間段。反而在規則裏這一切都是與Major賽事日期相關的,我們必須得掰着手指頭一天一天算。但現在最令我們感興趣的東西不是具體的日期,而是最後一段的後記:“錯開添加和棄用選手的時間段是為了避免出現選手在最後關頭遭到棄用又無隊可進的情況。”

  為什麼Valve要把這麼重要的信息放在冗長的賽事規則裏?這不禁讓人聯想到大部分應用軟件的許可協議,那麼長,基本上沒人會去看就點了同意。又或者像經典的魔鬼給你的羊皮契約最邊上的蚊子大小的字,沒有放大鏡是看不清的。這樣一來公司就可以把最終解釋權握在自己手中——你點了同意協議的按鈕,那麼這就意味着你是看了協議內容且同意了吧?

  以前隊伍是怎麼踢選手的?

  在DPC制度之前,整個賽季的轉會新聞完全是選手和俱樂部兩方的事情。Valve只是在邊上旁觀,默默調整着TI的邀請名額。一支隊伍能收到一年一度的世界大賽的邀請,是一件很神聖的事情。

  拯救Era

  TI4前,Fantic的Carry位Era存在心理健康問題,但他相信自己已經調整過來了。不過隊伍則不這麼認為,他們想通過換人來補強隊伍。經理寫信給Valve,報告説Era由於健康問題將無法參加比賽。在這之前EG因為Fear的手傷,而被允許換人。但Fnatic的計劃被Era本人挫敗了,他聯繫了Valve。結果是俱樂部被指着鼻子罵了一頓,然後只能被迫和被他們踢了的選手一起參加TI。

  MATUMBAMAN的反擊

  TI9賽季,Liquid的MATUMBAMAN在TI前兩個月離隊的消息讓很多人感到意外。粉絲們都很迷惑,隊伍怎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雖然最後MATUMBAMAN還是和Chaos一起參加了TI,但墊底出局實在不是他的真實水平。

  的確,如果沒有那次換人,Liquid不可能進入TI決賽,而MATUMBAMAN本人也不能在第二年超越自己在上一支隊伍的競技水平。

  披薩派對大師

  OG玩梗,用披薩歡迎resolution的到來

  隨着DPC的引入,Valve將不得不承擔起維護陣容穩定的責任。轉會期限的規定和將積分綁定在選手而不是隊伍上,但這樣的規定並沒有產生預期的效果。就在Fnatic以3-2戰勝TNC拿到卡托維茲Major名額之後,三號位ohaiyo被UNiVeRsE替換。積分綁定在選手身上的結果是UNiVeRsE加入帶來的積分比原Fnatic整隊都高,以及經久不衰的披薩梗。

  Ohaiyo:“經過這幾天的思考,我想聊聊被UNIVeRsE取代後的個人感受。在戰勝TNC並打進卡托維茲Major後被換,這是多麼地悲哀與殘酷。拿到名額後,我們晚餐一起去吃披薩慶祝,但吃完後,教練Adam Shah和經理Eric Khor告訴我,我已經被UNIVeRsE換了。他們跟我説,UNIVeRsE在上週四(贏下TNC的前一天)到的馬來西亞,來了之後住在EE租的公寓裏(EE因個人生活住在另外一間)。”

  現如今隊伍是如何踢人的?

  最有趣的是在目前的規則下,上一個例子的情況可能再次發生。事實上可以説是已經發生了:東南亞隊伍T1的一號位JaCkky在隊伍成功晉級新加坡Major之後,就立馬被23savage替換以增強隊伍實力。而各方對此反響甚微,似乎這已經是一種正常的情況,所有職業選手都應該為此做好心理準備。但對於失去參加Major機會的JaCkky,他是怎麼想的呢?

  本賽季還有一個例子與眾不同,那就是獨聯體賽區No[o]ne替補Gambit一事。No[o]ne其實早就加入了隊伍作為替補,而原中單Fn也提前知曉會和隊伍分道揚鑣。此外,後來No[o]ne對隊伍勝利的貢獻也比Fn高。這樣一來結局也顯得順理成章,公平合理。

  我們能讓轉會制度變得更好嗎?

  原來的制度下,選手也還是有可能在Major當天被踢,而隊伍受到的唯一的制裁是失去DPC積分。原來的理念是,想讓被排除在外的選手至少在下個賽季開始前有時間尋找新的隊伍。

  那麼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讓大家都開心呢?這聽起來很難,但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哪些方案是選手、隊伍和粉絲都能勉強接受的呢?

  聯賽開始後應允許更換一次陣容。如果隊伍其他人不想和一名選手一起打了,也有可能有個選手不再想和他的隊友打了,這樣組建的隊伍實在是有些沒必要,大家都不開心。所以DPC賽季開始後有機會換人是必須的,但這樣一來對於離開的選手找到新工作的難度比較高。

  在預選賽期間,要商定按一定比例分配獎金。例如,隊伍獲得了進入Major的資格,那取得資格的那個陣容裏的所有選手都應獲得同等份額的獎金。這樣一來即使再一次出現“出線即換人”的事情,也至少能保證一部分被換選手的權益。但這個想法似乎很難實施,因為俱樂部通常也會從獎金中分得一杯羹。不過俱樂部分獎金的事情有合同規範,這種制度的調整和法律上的細節應該由賽事方和Valve來解決。

  也許這個方案還未能面面俱到,但對於被踢的人來説,這個解決方案看起來很公平。而對於隊伍來説,解決新引入選手的收入缺失應該不難。理論上俱樂部因陣容補強而獲得了更多的機會,觀眾能看到更高水平的比賽,選手也不會有經濟上的損失。